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高墙大院也锁不住尼姑的心

天顺年间,常熟有一位到京城参加会试的举人,闲来出游,七天没有回家,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其实,也是到了一所尼寺,被群尼所留。每天早上,尼姑开门出去,到了晚上再偷偷携带酒肴回到寺中,与这位举人饮酒取乐,所以根本无人知晓。一天举人终于害怕了,于是跳墙出来,身子已经瘦得令人难以相认。

何以会出现这种现象?究其原因,有些尼寺,本来就是贵族家庭姬妾出家之处,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削发之尼,难免尘根不断,甚至做出与人淫乱的丑事。

然而明朝佛教的世俗化,无疑对尼姑的清修生涯形成很大的打击,许多尼姑再也不局限于庵院一隅,而是走出庵堂进入民间,更有甚者,尼姑在与世俗民间来往的过程当中,恋世情结日深,进而出现了很多伤风败俗的“淫尼”。

弘治年间,延绥巡抚黄绂奉明孝宗之诏,毁掉庵寺,并将尼姑解送巡抚衙门,“给配鳏士”。此令下达之后,人人大悦,尼姑无不愿配,甚至出现了“去位尼有携子拜跪路傍远送者”的景象。尼姑中确实存在着留恋世俗的情结。

比如永乐年间,有工匠在修缮一座尼寺时,在寺里发现了男子所用缠棕帽,帽上另有水晶缨珠。工匠就将寺中所得之珠拿到市上发售,被主家发现而告到衙门。

周清原的这种担心并不孤立,而是当时文人士大夫普遍的看法。正因为此,时人才将尼姑归入“三姑六婆”中,成为文学作品所刻意描摹的定型人格。这或许是因为那些文人士大夫为了挽回世风,而不得不将尼姑世俗化的危害加以夸大,但确实部分道出了当时佛教界的实情。

针对女尼的这种做法,自明初以来,朝廷乃至地方官员,无不采用一些办法,来抑制佛门风气的败坏。洪武年间,明太祖派人暗访在京将官家奸情之事。查到女僧勾引功臣华高、胡大海妾数人。获知确凿证据以后,明太祖命令,将两家的妇人与女僧一起投入河中正法。

官员在审问此案时,问工匠珠子的来处,工匠就如实交代,才知有一少年因为偷入尼寺,而为纵欲尼姑所留,最后死于色欲。为了隐瞒事实,尸体无法运到外面,就只好将其肢解,埋在墙下。

官员在过堂此案时,问工匠珠子的来处,工匠就照实交代,才知有一少年由于偷入尼寺,而为纵欲群尼所留,末了死于色欲。为了掩盖丑事,尸体不能运出庵堂,就只好将其支解,埋在墙下。

万历三十三年,周孔教巡抚江南,正好苏州发生了假尼行淫之事,于是就下令,“罗致诸尼,不笞不逐,但以权衡準其肥瘠”,每斤按照猪肉价格卖给鳏夫。霍韬任南京礼部尚书之时,也对尼姑此风进行了清理,允许尼姑嫁人,限定三月以后则将尼姑配作军人为妻。其中50岁以上的尼姑,则别有处分。至于妇女,则严禁她们进入寺庙拜佛。

万历三十三年,周儒教巡抚江南,恰好姑苏发生了假尼行淫之事,因而就命令,“罗致诸尼,不笞不逐,但以衡量准其肥瘠”,每斤依照猪肉价钱卖给鳏夫。这个周儒教对尼姑采取的办法是不打不逐,只是称量重量,然后按照猪肉价格卖给那些光棍,这个办法也是绝了!

明人李开先所着《新编林冲宝剑记》一剧,对尼姑对世俗生活的追求有深刻的揭示,显然可以与史料相互印证。剧中所塑造的尼姑,确实正如他自己所说:“脸是尼姑脸,心还女子心。空门谁得识,就里有知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