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的传说,当代佛教发展机遇与挑衅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定文化自信。这是着眼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出来的,体现了我们党高度的文化自觉,彰显了我们党鲜明的文化立场。党的十九大报告深刻阐述了文化和文化建设的重要地位作用,深刻阐明了以什么样的态度和立场对待文化、用什么样的思路和举措发展文化、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和目标推进文化建设等重大问题,为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提供了根本遵循。

什么才是道教的“道性”?

第一,坚定文化自信,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和充足的底气。

1道性论的发展轨迹所谓道性,就是指道的一种潜在规定性,它是众生禀赋于道或与道同一的不变之性,它是众生之所以能修道而得道的根本依据或可能性。“道性”一词据说最早出现于《老子河上公注》中,因其“道法自然,无所法也”一句曾被注释为“道性自然,无所法也”。此后,“道性”一词便散见于其他的一些道教典籍之中,“自然”也成为“道性”所具有的重要内涵。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云的“道性自然”指的却是道的特性和本性,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对道体的描述,是“道体”论而非成道根据的“道性”论。杨维中先生认为:在早期道教经典中,“道性”往往与“道体”可以替换使用,它是指道之体性。道教具有真正意义上的“道性”说,应始于《抱朴子内篇》。其《辩问》篇曾云:“按仙经以为,诸得仙者,皆其受命偶值神仙之气,自然所禀。故胞胎之中,已含信道之性,及其有识,则心好其事,必遭明师而得其法,不然,则不信不求,求亦不得也。”①葛洪虽未直接使用“道性”一词,但从其“道之性”的内涵来看,确实可以目睹后来“道性”内涵之端倪。在这里,葛洪指出神仙之气是天然存在的,是成仙之依据,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分享到的;胞胎之中,已含信道之性,但必须通过明师指点,加上自己的信求,方可得之。很显然,葛洪的道性论与后来的“道性遍在,清静自然,修心可得,得即仙成”的系统“道性”论思想,尚有一定的差距,但它毕竟为道教的道性说拉开了序幕。道教宇宙观认为,万物都是禀道而生,是道的产物,因此,道是万物皆有的属性。《庄子·知北游》认为:道“无所不在。”“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庄子认为:尽管道贵为天下母,但它却不分贵贱地遍在万物之中。道教正是在此基础上才进一步提出了众生皆有道性的思想。《洞玄灵宝本相运度劫期经》就曾明确指出:“大千之载,一切众生皆有道性。”《道门经法相承次序》载上清派著名道士潘师正答唐高宗问时也说道:“一切有形,皆含道性。”这些论述都足以说明道教“道非独在我,万物皆有之”的道性遍在观和平等观。及至隋唐,道教通过对早期“道性自然”观的完善,以及对儒释两家思想的汲取融汇,从而逐渐完成自家的道性论。孟安排在《道教义枢·道性义》中指出:“道性者,存真极,义实圆通,虽复冥寂一源,而亦周备万物。”即是说:道以圆通为义,谓智照圆通;性以不改为名,谓必成圆果,道性的圆通性证明众生皆有道性,而众生有道性正是其能得道的基本依据。

第二,坚定文化自信,其意义就在于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

2道性与物性由于道性存真极而又周备万物,所以,道性与众生性(即物性)存在着非一非异、贯通互动的关系。《洞玄灵宝本相运度劫期经》把道性视为众生成仙的种子,恰如道在万物中的“德”性。众生因道而生,道在众生中却表现为不同的“性分”。王玄览在《玄珠录》中指出:“道中有众生,众生中有道。”然而众生只是本具之“理”,并非已有“道”之实。“所以众生非是道,能修而得道;所以道非是众生,能应众生修。”众生与道之间所本能地存在的“修应”关系,恰恰表明了道性与众生性之间贯通互动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道性与物性之间互动关系的确立,不仅为道教在理论上最终找到了众生之所以能成仙的可靠根据,而且它还为人们指明了明确的修道方向,极大地增强了人们修道的信心和使命感。在如何修道上,道教认为,道性的内在特性就是清静自然,因此,“返性归命”是道性对禀道众生的内在要求。宋文明在《道教义》中指出:“道性以清虚自然为体。一切含识,各有其分。先禀妙一,以成其神。次受天命,以生其身。身性等差,分各有限。……论道性则但就本性清虚以为言。若谈物性则兼取受命形质以为语也。”《道教义枢·道性义》也指出:“一切含识,乃至畜生果木石者皆有道性也。究竟诸法正性,不有不无,不因不果,不色不心,无得无失。能了此性,即成正道。自然真空,即是道性。”道教认为,性体是指道的清虚自然之本性,万物都是禀之而生;万物内含的性体叫物性,其外在表现就是万物的命。《本际经》云:“理而未形,明之为性。”《海空经》卷一指出:“道性之有,非世间有;道性之无,非世间无,是谓妙无。”这就是说,道性等同于万物未形之“理”和“妙无”之“空”,本来清虚自然,是万物之正法,万物只有返其本性方可复其本命。道教认为,道性清虚自然,清静冥默,真空妙无,但落于物性处便是众生的心,同时还会产生情欲善恶等分别,从而导致众生各异的“性分”。按理说,众生平等自然地禀受道性,其物性也理应清静自然。《海空经》指出:一切众生识神之初,皆禀乎自然,自应道性,无有差异。故众生道性不一不二,究竟平等,犹如虚空,一切众生共同有之。孟安排在《道教义枢·道性义》中也指出:“言道性者,即真实空。非空不空,亦非不空。道性众性,皆与自然同也。”由此可知,道性是因,物性是果,就道性本身而言,它清静自然、平等而又周备地寓于物性之中。然而,物性并没有因道性的清静自然而自然清静。因为道教的道性论认为,物性在禀受道性的过程中总会出现异化现象:“识神”一起,便滞染于物,迷失道性,使“真心”受到了障蔽。《道教义》指出:“夫有识之主静则为性,动则为情。情者成也。善成为善,恶成为恶。……为善上升清虚自然,反乎一,即反道性也。”为什么道性在流变过程中会出现异化现象呢?道教认为,一方面由于物性所禀受的道气有清浊之差别,从而使得本来清静之心蒙上了烦恼覆障。《本际经》云:“是清净心具足一切无量功德,智慧成就,常住自在,湛然安乐。但为烦恼所覆蔽故,未得显了。”②若能断诸烦恼,尽除障法,则此道性清净之心自然显现。另一方面由于心动性亏,性动情生。吴筠在《玄纲论·同有无章》中说道:“形本无情,动用而亏性,形成性动,去道弥远。”③若能忘其情,则就能全乎性矣。

第三,坚定文化自信,归根到底是为了实现文化自强。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3修心复性道教认为,禀道众生虽然背离了道性,然而通过修炼心神又可以复归于清静自然之道性。宋文明在《道教义》中指出:“得道之所由,由有道性。如木中之火,石中之玉。道性之体,冥默难见。从恶则没,从善则显。”为此,道教十分强调修性炼情、存善去恶的重要性。《海空经》云:“一切众生虽于烦恼,久习持戒。善男子,一切众生不无道性。虽生恶国,以道力故,得修妙国。”由于性分落于一心,众生生死祸福的根源在于心神受后天物欲的迷惑和尘缘的染蔽,背离了道性自然,因此,必须清除污垢,恢复本心,方能复归于道。正是由于万恶之源在于一心,所以道教提出了明心见性的修心理论。《庄子·让王》曾言道:“致道者忘心矣。”《太上老君内观经》指出:“所以教人修道,则修心也。教人修心,则修道也。……人不能长保者,以其不能内观于心故也。内观不遗,生道长存。”《大道论·心行章》也指出:“修道即修心也”,“修心即修道也。心不可息,念道以息之;心不可见,因道以明之。善恶二趣,一切世法,因心而灭,因心而生。习道之士,灭心则契道。”④由此可知,修心复性,返性归命,成为道教“道性”论的自然归宿。由于世俗众生之心已为情欲所浸染,丧失了本真自然之性,背弃了大道,从而导致性命难保。为了返性归命,就必须修养大道。对此,《老子》曾经提出“塞兑”、“闭聪”、“复命”等方法,《庄子》也提了“心斋”、“坐忘”以“反其性情而复其初”的观点。究其所有修道之关键无非就在于革除七情六欲对心灵的浸染,从而恢复丧失了的性命。成玄英在《庄子·逍遥游疏》中认为:“为道之要,要在忘心。”只要做到“坐忘去欲,心无造作”(《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十六)则就可以“复于真性,反于惠命”。(《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四)司马承祯在《坐忘论》中也指出:“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若净除心垢,开识神本,名曰修道。”在如何修炼心性上,道教首先强调要清除“识神”。《海空经》认为:“夫一切六道四生业情始有识神,皆悉淳善,唯一不杂,与道同体。依道而行,行住起卧,语嘿食息,皆合真理。”《三论元旨》指出:“众生沉沦苦海,莫不因心而然。灭妄归真,自然之原妙矣。”《道教义枢·道性义》也指出:“道性不色不心,而色而心。而心故研习可成,而色故瓦砾皆在也。”“烦惑所覆,暂滞凡因。障累若消,还登圣果。”即是说,一切色相心识皆含道性,所以众生若能依道而行,勤加修习,灭除烦障惑累心识,即可还登圣果,返性归命。同时,修道众生应清静自然、虚空其心、随顺物性,方能返其真。因为“自然之性者,是禀生之本也。”⑤因此,人们应当“动不伤性,应不离真。”⑥修真之人只有做到形如槁木,心若死灰,无欲无为,至虚至静,忘心遣智,尸居玄默,才能合于清静自然之道。为此,道教还使用了直探本质的重玄学“双遣”、“双非”的修道方法,来修炼一种无欲、无滞,心无挂碍,逍遥合道的自在境界。

中华传统文化的根抵在道教,道教文化的根髓在道德。当今习主席推动文化自信之时,道教界应该抓住此时发展的机运,如何把道德弘扬光大,深值人民的心中,做为人民的价值覌,养生覌,人生覌。这是一个天赐良机,来培育《道心德身,炼丹养生》天人合一的时代。

何谓道?

《道德经》二十五章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道以字来分析,左为走部,右为首部,首者头也,模范也,领导也,领导者其人品,人格,涵养应为最高。意为人生之道路应走在人之前头,做为人们之楷模,是众人遵守之目标,亦是大家公认之道理、准则或道路。一个人如为众人之领导或楷模,其言行、举动在食、衣、住、行中表现出来之动作,需合乎大家公认之标准,学习之准则。

《太上清静经》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道德经》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修道行道先问己,问心问身安舒否?能安能舒何外求,心安身舒便是道。

道是大慈大悲,大慈大爱,道光普照天地万物,使万物生生不息,绵绵不绝。

何谓德?

德字是双人,一心听四方,有一才有二,有二才有三,有三才能到十,做到十全十美。两人是两个我,一个真我,一个假我,真我代表灵魂,假我代表肉体。肉体是短暂的,只有百年左右,灵魂是永恒的,它是依人活在世间所累积的善恶记录,由上天因果宫的大电脑来分配,做転世物种的根据。灵魂在道教称为三魂七魄,魂是善的,有智慧,有判断能力,有罗辑,有创作的,有善恶是非能力的,等等。魄是受外界的影响而行,产生贪嗔痴,七情六欲,好名利,好财色。是以修行,修炼就是修魂指挥魄,使魂魄合一,由肉体做出利益万物,处下而不争,如大海能容纳天下百川,供养万物之生存,而做到十全十美曰德。

如何达到道德此境界呢?
先由内心清化开始,心与灵合一,思想纯正,脑神经指挥五官,手脚所表现出来之言行举动皆合乎道,一切为人民、社会、国家之福祉而行,就不会受到众生之批评、责难,久而久之,便受到众人之爱戴、尊敬。

内心清化意指相由心造,境由心生。社会风俗由众人行为习惯所形成,众人之行为由大多数人之思想所表现之,影响大多数人之思想则为大多数人之心态所造成,大多数人之心态由其成员每个人之心态所造成,每个人之心态又受五官(眼、耳、鼻、口、心)所影响。譬如,当眼睛看到美色即动心,所产生之心念是善是恶,依人之修养而定,定静高者,妙明之功大,并提高自己之正念与思想,一切不致产生冲动、侵占和邪念的行为;定静弱者,经不起美色引诱,产生邪恶思想,为占有而攻击此美色,造成伤害对方,如强奸、抢夺等等,造成社会问题不断,故每人应当内心清化,使内心清静,当五官受外界影响所冲击时,内心则可自化,不造成歪念之思想,邪恶之行为。

心与灵合一则方寸不乱,永保清心,不受五贼所扰,因而心神定静,无思无念,久之必精神怡爽,脑神经(灵性)亦清静,促使脑液内浊水日渐自清,脑液清,智慧开,心灵合一,清静如神灵之智慧,知过去或未来,天人合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