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全真教初期的行乞修道【太阳2官网下载】,长春演道主教真人邱处机

在金元之际兴起的全真教,其教祖王重阳与同时兴起的太一教、大道教的教祖皆出身于中下层社会的背景不一样,王重阳的文化素养较高,属士族出身的中级知识分子,全真教中的骨干,亦多属此类人物。他们在继承钟吕金丹派性命双修思想的基础上,着重强调心性的修炼;在修行次第上,与同源异流的金丹派南宗相反,北方全真教强调先性后命,而金丹南宗推行先命后性。张广保教授曾根据金元时期有关全真教的碑铭、传记、诗文、语录等结合现今的各种研究成果,将全真教创教初期的修炼方式总结为五种,即:行乞、远游、坐环、战睡魔、打尘劳,并且将行乞列为首位。日本学者蜂屋邦夫也曾对全真教的行乞做过比较详细的分析,认为王重阳的宗教生活方式具体表现在乞食麤衣的思想中。本文试图探讨行乞在修道过程中的意义及其在道教发展史中的价值。

太阳2官网下载 1

一、全真教的行乞史实

邱处机,字通密,道号长春子,中国金朝末年全真道道士。邱处机为金朝和蒙古帝国统治者敬重,并因远赴西域劝说成吉思汗减少杀戮而闻名。在道教历史和信仰中,邱处机被奉为全真道「七真」之一,以及龙门派的祖师。在金庸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邱处机被描述为一位豪迈奔放、武艺高强的道士,这也使他更为大众所知。1227年(元太祖二十二年),病逝于天长观,终年80岁。元世祖时,追封其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年十九出家宁海昆嵛山,。师王重阳,和其它师兄弟合称全真七子他们是:丹阳子马钰、长真子谭处端、长生子刘处玄、长春子邱处机、玉阳子王处一、广宁子郝大通、清静散人孙不二。全真七子随王重阳一起创立道教全真派,邱处机在王重阳去世后入磻溪穴居,历时六年,行携蓑笠,人称蓑笠先生。后又赴饶州龙门山隐居潜修七年,成为全真龙门派创始人。

在金大定七年,经过八年的苦修生涯,教祖王重阳证悟大道后,焚毁自居的刘蒋草庵,踏上他的东游传道之旅。多种有关他的传记材料皆说他当时以一位乞讨者的形象展现于世间,随身携带一铁罐和一条竹杖,其中铁罐就是用于乞讨的器具。后来王重阳在山东弘教时,还规定门徒只能依靠乞讨、行符、行医等手段维持生存,其中又以乞讨为上乘。《重阳全真集》说:修行助饥寒者唯三事耳,乞觅上,行符中,设药下。空如此,无作用,亦未是。乞觅行符设药人,将为三事是修真。内无作用难调气,外有勤劳易损神。不向本来寻密妙,更于何处觅元因。此中搜得长春景,便是逍遥出六尘。《中国道教史》也认为全真教团还实行早期佛教僧团的乞食之制,提倡道士乞食为生。马丹阳刚出家时,王重阳通过殴打,强迫马丹阳去自己的故里宁海行乞。后来马丹阳也将行乞作为全真家风。马丹阳在以《乡中上街求乞》为题的苏幕遮词中说:有因缘,方可悟,改变衣装,道服惟麻布。莫讶乡中求乞去。灭尽无明,直上青霄步。《丹阳真人语录》说:至于巡门求乞,推来抢去,恰是道人日用家风也。丘处机《无俗念》说:烟火俱无,箪瓢不置,日用何曾积。饥餐渴饮,逐时村巷求觅。刘处玄、郝大通、谭处端、孙不二、王处一等,也都曾云游乞食。邱处机还以《乞食》为题作了一首词:日奚为?信腾腾绕村,觅饭充饥。
拦门饿犬,撑突走跳如飞。张牙怒目,待操心,活龈人皮。是则是教你看家,宁分善恶,不辨高低?可叹狺狺此物,盖多生乖劣,一性昏迷。谈科演教,叮咛掐耳难知。虽然太上,驾亲临,无处慈悲。为人早早修持。还到恁时,发愤应迟。后来,马丹阳还以戒律形式明确规定全真教徒必须乞化为生。

邱处机,自幼失去双亲,尝遍人间辛苦。从童年时就向往修炼成仙,少年时栖身村北的公山,过着顶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饮松风的生活。传说,他为了磨炼意志,曾一次次将铜钱从石崖上扔进灌木丛,直到找到为止。农历正月初九日生於山东登州栖霞。1167年开始学道。1168年拜全真道祖师王重阳为师,王重阳为他取名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1169年(金大定九年),王重阳携弟子4人西游,途中病逝于汴梁城,弥留之际嘱咐说:处机所学,一任丹阳。自此,邱处机在马丹阳教诲下,知识和道业迅速长进。1168至1170年间,邱处机跟随王重阳在山东和河南传教。1170年春,王重阳在河南汴梁逝世後,邱处机跟随同门马钰、谭处端和刘处玄到陕西终南山拜会王重阳的朋友,及後於1172年将王重阳迁葬终南山。1174年(金大定十四年)8月,邱处机隐居皤溪(在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南部)潜修7年,又到陇州龙门山潜修6年。这期间,他烟火俱无,箪瓢不置,破衲重披,寒空独坐,生活极为清苦,但静思忘念,密考丹经,潜心于养生学和道学的研究,并广交当地文人学士,获得了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1188年(金大定二十八年)3月,邱处机应金世宗召,从王重阳故居赴燕京(今北京),奉旨塑王重阳、马丹阳(时已去世)像于官庵,并主持了万春节醮事。向皇帝作持盈守成的告诫。名声大振。1191年(金明昌二年)秋,邱处机回归故里修建滨都宫(赐号太虚观)作为传道之所。

二、全真教行乞的思想渊源

1203年刘处玄逝世,邱处机成为全真道第五任掌教。邱处机掌教时间长达二十四年,期间他在政治和社会上积极发挥自己的影响,使全真道的发展进入兴盛时期。在1203至1219年间,他在山东蓬莱、芝阳、掖县、北海和胶西等地传教;1214年,山东发生杨安儿起义,金朝驸马都尉仆散朝恩请邱处机协助招抚乱民,凭藉邱处机的声望,登州和莱州等地很快恢复平静;又1216至1219年间,南宋和金朝政府屡次诏请邱处机赴朝,但他都没有前往。

在全真教成立之前,道教已有不少通过行乞来修炼心性的事例,广为人知的八仙之一蓝采和,就有行乞的经历。他常常手持三尺有余的大拍板,一边打着竹板,一边踏歌而行,行乞于市井之间,南唐沈汾《续仙传》、宋初《太平广记》、陆游《南唐书》等书均载有他行乞的事迹。其实早在汉代的《列仙传》中就有对阴生常止于市中乞,市人厌苦,以粪洒之,旋复见,身中衣不污如故在行乞过程中显化道术的描写;在魏晋的《神仙传》中载有道人李阿常乞食于成都市的奇异事件;在北宋张君房编的《云笈七签》里即有真人合会,乞丐飞仙的咒语,又有天尊化作凡人,从会中过,托之乞食,因悉共语神仙显化为乞丐说戒度人的事迹。以上神仙行乞考验世人有无慧眼的记载皆为后来全真教行乞的思想源泉,并且在宋代的《云笈七签老君说一百八十戒》中就有对行乞行为规范的明确戒条:第七十四戒,不得强乞,扰乱百姓。可见,在全真教成立之前道教已有以行乞磨炼尘情、混融社会的修道传统。

金兴定三年(1219年),成吉思汗西征途中,听随行的中原人介绍邱处机法术超人,遣使相召。1220年秋,邱处机率弟子从山东莱州动身,经宜化(今河北宜德),越野狐岭,东北行至呼伦贝尔,再沿怯绿连河西行,穿越蒙古高原、金山,甫下经别十八里、昌八里(今薪疆昌吉)、阿力麻里,塔刺思河、塞蓝。(今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霍阐没辇(锡尔河)、撒马尔罕、碣石(今乌兹别克斯坦沙赫里沙勃兹),越阿姆河而南,1222年初夏在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与成吉思汗会见。进言敬天爱民为本,清心寡欲为要,被尊称神仙。每每进言:要长生,须清心寡欲;要一统天下,须敬天爱民。此讲深得成吉思汗赞赏,口封神仙。在邱处机的影响下成吉思汗曾令止杀。1224年(元太祖十九年),邱处机回到燕京,奉旨掌管天下道教,住天长观(今白云观)。同年,邱处机曾持旨释放沦为奴隶的汉人和女真人3万余。并通过入全真教即可免除差役的方式,解救了大批汉族学者。自此,全真教盛极一时,邱处机的声誉亦登峰造极。寺庙改道观、佛教徒更道教者不计其数。1227年(元太祖二十二年),邱处机病逝于天长观,终年80岁。元世祖时,追封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著有《溪集》、《鸣道集》等。徒弟李志常著《长春真人西游记》,记其西行经过。

全真教的行乞并非为了生计,而是为了锻炼自我,消除我相之执着,其行为是对道祖老子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柔弱不争、处众人之所恶等思想的践行。

道祖老子认为,外在的声、色、货、利是损害人的身心健康的主要因素,要想使生命处于自然平衡的健康状态,必须保持内心淳厚无妄念,行为朴素而自然。《道德经第十二章》中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意思是,沉迷于缤纷的色彩,会使人眼花缭乱;沉迷于纷繁的音乐,会使人听觉失去灵敏;沉迷于丰美的饮食,会使人味觉迟钝,丧失口感;纵情围猎,会使人心浮放荡;稀罕的器物,会使人操行变坏。因此有道的圣人以物养己,只求安饱;而不以物役己,去追逐声色之娱。那么如何才能摒弃物欲的诱惑而保持安定知足的生活方式呢?《道德经第三章》中已有答案: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只要看不到可欲具有可能获得的诱惑,人的心神自然不会因混乱而追逐声色,所以《道德经第四十六章》中又说:罪莫大于可欲。为了告诫世人不要贪求耳目口鼻等感官欲望的满足,不为外相所迷乱,《道德经第五十二章》又说: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惜气寡言、塞住欲望的孔窍以使内境不出,无视无听、关闭欲望的门户以使外境不入,终身都不会受劳疾困扰。打开这些窍穴,助长滋生欲望之事,那就终身得不到解脱。然而,人是社会的一分子,活在世上不可能整天闭目不开、不视不听。那么如何才能塞其兑,闭其门?《道德经第八章》谈及了具体方法: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只要甘心被众人厌恶,就会与道相近。在金元时期的职业歧视非常显著,人们的衣食住行处处都体现着社会地位的差异。在宋末文人谢枋得的《送方伯载归三山序》和郑思肖的《心史》中均说当时人有十等,毋庸置疑,人们最厌恶的莫过于乞讨。然而,《重阳全真集》说:遵隆太上五千言,大道无名妙不传窈默昏冥非有说,自然秘密隐神仙。全真教的教祖王重阳及其骨干人士皆出身贵族,他们在社会等级分明、职业歧视显著的年代自行选择行乞,过着苦行头陀般的生活,麻衣纸袄,蓬头垢面,乞食为生,这种为了对道的探索去磨炼心性而隐融于社会的行为,与老子处众人之恶的思想是一致的。不过,在道教经典里并没有倡导行乞的具体经文,然而隋代的佛经《大乘义章》卷十五已有专行乞食,所为有二:一者为自,省事修道;二者为他,福利世人等语,并且佛教的比丘就是乞士的梵文音译,主要意思是上从如来乞求佛法而养育法身的慧命,下向俗人乞求衣食以存活色身的生命,佛教各宗中的修炼者都曾遁迹于行乞,力倡三教圆融的全真教,其乞食举措很可有能是受佛教的影响,如元好问所言:全真道有取于佛老之间(《离峰子于公墓铭》);尽管全真教并不像头陀僧那样不得不进入村落市并,而且要求住无再宿,周行不已,不得滞留,佛教的十二头陀之义以及三品不同乞食者的分别也未曾出现于全真教。

三、全真教行乞与世俗行乞的区别

正如蜂屋邦夫所言,全真教的行乞包含着教化众生的意图是超越世俗的手段,全真祖师将行乞这种生活方式作为一种基本修炼法门,是对传统道教思想的践行,其意义与世俗行乞是截然不同的。邱处机有一首词就体现其行乞时的超然心态:孤僻嵁岩清净界。凿土安身,抱道忘知解。道友相看唯莫怪,贫闲守拙无相待。富贵功名堪倚赖。多是多非,尖崄多成败。玉食馨香终不耐,箪瓢寂淡常安泰。并且,全真祖师王重阳为了锻炼弟子,他要弟子出外行乞时,用纸写着悟道的诗词帖在弟子的背上,由此去引导世人觉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