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的凄怆情殇_情感散文_好文学网,也谈彼岸花

沈园亭台楼阁之胜,占地57亩,东苑的爱情园,孤鹤亭。南苑春波惊鸿,钗头凤碑等等。爱国诗人陆游,恨秦桧在朝内一手遮天,误国嫉忠良。鄙视秦桧的举动会让他轻则丢官,重则丢命,又为自己难以展抱负,恢复中原之志而叹惜。
在清秋落意柳叶,相见满园。冢中枯骨千年情殇,诗壁依旧,沈园花草依旧,只是成为了传说中爱情。若当初两人放马南山,携隐开垦?缘错尽,地短水远,相见无期。没有传奇式的断魂情觞,也不会有这800多年的千古传唱。
风舞的流年染上一种沉寂的苍凉,是随风的流沙,摇醒亦如如烟的旧梦。在笔下回忆那座已经掩埋了的城,飘零的思绪,在岁月的尽头故人何处寻,过往的悲哀在尘世中轮回。轻守尘渡,回眸间惊艳了世人,另一个灵魂在静静相望,写出离别和重逢的诗香。情逢飞寒落斜阳,人间恋情鬓如霜。唐琬的逝去,是在封建道德的捆绑下,爱一个人是一种罪。违不了高堂之下的重命,在休书上签下了心觞滳血的名。800多年的冷霜捎寒,情诉一段过往深沉哀婉,执笔如一江春水无休不止的思愁流不尽。“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两情虽愉,且因心念对方而清灯随伴,花开花落一季又一季,凋谢无声,翆柳风摇又是春。零落的心,祭奠一段段曲写的旧词。泪祭琬魂。那一段泪书残迹斑斑。含蓄蕴藉了多少浮沉?
古往今来,有多少风流哼吟一世,素手拨墨道真情意浓。在共赴一场烟雨,这一切全成了寒星夜里共凝眸,西窗共剪勾描的镜花水月的希冀。
唐婉寒星伴月影,陆游书词断沈园。唯有情意的人在心牵念,缠绕着几缕相思入心弦,唯留碎念的幽愁,情丝背后的寂寥是人生音节。相思情漫心里装着梦里相见,吻月流恋的心念,阙阙柔肠,有多少传颂的爱情被岁月风吹雨淋,一世空缺的爱,且少了另一个陪伴。流年的时光虽搁浅,但,已被过往云烟被浸染,淋湿的亭楼台阁寂,爱,成了对不起;曾经书写的情书已散落在尘风中,渭然长叹揉碎了一地情花。
挑开浅薄的情花,幽梦种在红尘中,辜负了曾经花前月下的甜蜜,粉刷出的哀婉,含蓄蕴藉的记忆。难道人间有情在?封建的愚思蠢举一定要割断真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葬入尘埃的记忆情难了,如大海里的浪花,一半喜欢,一半忧伤。今生相逢已有缘,在笺留寄怜唐婉。积蓄已久的不竭的情思,是怨,还是怜?他们放翁柔情绝恋,演绎成佳话千载的绝唱!
一代诗神,最初融情的琴瑟和唱。因尘世礼教悒郁魂断。最终没能紧握住唐婉的一双纤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绝世才女,至死也不明白相爱也是一种罪,唐婉在沈园看到后回复了一首同格律,共曲韵凄婉的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佛经记载有“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问因果,缘注定生死。”这是彼岸花的写照。

彼岸花原名曼珠沙华。它为人所知来源于一个冥府三途河畔美丽的爱情传说,花叶同根却花开不见叶,叶茂不见花,花叶不相见隔断了守护着的一对有情人曼珠和沙华。当他们违背神意相见时却被打入轮回,生生世世受尽折磨和痛苦。

曼珠和沙华有情却不能相见,相思却无法相守正如有些人一般,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或相爱却不相守。三途河见证了曼珠沙华的相爱和相离,而绍兴沈园见证了陆游和唐婉的入骨相思,陆唐相知相恋却被陆母拆散,陆游再娶唐婉再嫁至此杳无音讯,十年后的沈园重逢两人各自留下一首钗头凤,之后佳人逝去徒留陆游独自体味,沈园成了未亡人寄情之所。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