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开放,微型小说外一篇

男人给女孩打来电话说:“我家阳台上的昙花快开了,今晚你能过来一起看吗?”

图片 1
  我常去他们的小吃店里吃饭。
  在我们这条街上,肯定再没有第二家比他们的小吃店更简单的饭店了——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店里,门首摆着两张并排仅坐两个人的小餐桌,南边靠墙一字摆着调面皮的小方桌、烤烧饼的圆铁炉、坐鸡汤的蜂窝煤炉、煮米线的煤气灶,外加一些碗筷瓢盆油盐酱醋——所有这一切,就算是这间小吃店里所有的家当了。
  男人和女人搭眼一看就是两口儿。女人腰里系着个花围裙边煮米线边招呼着客人,男人站在门首调面皮的小方桌后,边切面皮边不时走到烤烧饼的圆铁炉边,一拉铁炉上的盖板,翻一翻铁炉内红红的炉火边烤得喷香、焦黄的烧饼,两人都手脚忙活得像两只滴溜溜转的陀螺。
  我去他们的小吃店里吃饭,不仅仅因为这里有对我胃口的米线和擀面皮,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饭便宜——一碗擀面皮两块钱,一碗米线两块五角钱——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块钱,它们除了养家糊口,只允许我在街道上这样的小吃店里“奢侈奢侈”。
  今天,我原打算在家里吃饭的。
  但是中午,我和妻子吵了一架。也不为多大的事,无非是一片鸡毛一瓣蒜皮之类的琐碎事,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钱。妻子前几年就下岗了,我们的工厂效益也不好,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一千多块钱,这点钱,连有钱人上大酒店大饭店吃顿饭的零头都不够,但它却是我们三口之家一个月生活的唯一依靠。经济的困顿像一片乌云压在我们头顶,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妻子都变了——从前文文静静的妻子变得爱唠叨爱抱怨,而我脾气暴躁得像一堆被人浇上油的柴禾,隔三差五的总想向妻子发一通火。
  但是从前,我们都不是这样——从前我喜欢读书,还喜欢写诗;妻子爱唱歌爱无拘无束地咯咯咯笑,我们的家里总会飘出我和妻子欢快的笑声。但是现在,贫穷像一种腐蚀剂,它让我们生活里温馨、浪漫的光泽,一层层不知不觉完全剥落了。
  我刚进门,女人就笑着问:“吃些啥?”
  我说:“一碗米线吧。”
  女人快步走到了煤气灶旁,“吧嗒”一声拧开了火,然后从蜂窝煤炉上舀一勺鸡汤,紧接着下米线放佐料,不一会,一碗热腾腾的米线已端到了桌上。
  坐在桌前吃饭时,我忽然发现,桌上的一只阔口罐头瓶里插着一束花——一大束枝条青翠透绿的迎春花,有的正吐出一朵朵暗红色的花苞,有的已绽开了一朵朵金黄色的小花。因为这样一束迎春花,这间有些凌乱的小店好像一下跟平时不一样起来,空气里似乎飘着股淡淡的花香。
  我问面前收拾碗筷的女人:“这冷的天,街上有卖迎春花的?”
  听我这样一说,女人“扑哧”一声就笑了,然后一努嘴,瞟瞟她身后正埋头烤烧饼的男人说:“他昨晚采的。”
  见我正望着她,女人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昨天下午,我回老家看儿子,从城外北坡上下塬时,我在车上看见,坡上的迎春花早开了。你说恁冷的天,迎春花咋会开得这么早?回来后给他说了,他不信,后来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去了北坡上,真的采回了一大束,说是送给我结婚十周年的礼物。你说,人家有钱人送玫瑰花送项链送戒指,这样一束迎春花,能值多少钱,世界上有送这样的结婚纪念礼物的吗?”
  女人说到这,噗嗤一声又笑了,一张黑黑瘦瘦的脸变得红扑扑的。
  我能看出来,女人嘴里虽说这样抱怨着,可女人的内心里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幸福和满足。
  后来,女人告诉我——前几年,她和男人上班的工厂破产了。最初,他们在街道上摆小吃摊,但是城管查得紧,没办法,他们开了这间小吃店……
  我的心里忽然变得湿漉漉潮润润的。望着桌上的迎春花,我对女人说:“你俩挺浪漫的。”
  女人的脸这下更红了,眼里,似乎有晶莹的泪花一闪一闪……
  从小吃店里出来,我忽然想到城外的北坡上去一趟。
  对,我也要去北坡上采一束迎春花!
  我是穷人,我给妻子买不起玫瑰花买不起项链和戒指,我想采一束迎春花——我们穷人的玫瑰——带回家送给她!
  
  离婚酒
  
  “操!婚都离了还喝啥劳什子离婚酒,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鸿达公司的老总张鸿达一边跟着前面那个人的背影往酒店里走,一边撇着嘴在心里这样哼哼唧唧想。
  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叫罗彩霞。两个多小时前,罗彩霞还是鸿达公司老总张鸿达结发二十多年的糠糟妻,不过现在,罗彩霞早成了张鸿达的前妻。
  罗彩霞人长得本来就矮,加上人到中年之后的发福,身体各部位比例失调得让人看着有些触目惊心。用地大房产老总陈小旺在酒桌上的话说,罗彩霞属于名副其实的“三瓜”女人——脸像大倭瓜,身子像西瓜,娶她的男人肯定是傻瓜!
  就为这句玩笑话,张鸿达当时险些将酒桌掀翻在陈小旺面前。现在,张鸿达总算是来了个咸鱼大翻身,他即将要娶的夫人赵丽娜年轻、漂亮不说,就是比起陈小旺新娶的夫人李薇薇,都要年轻好几岁呢。
  进了酒店的包间,菜早摆上了,桌上的酒当然是好酒,是他们这里很有些名头的西凤1956。罗彩霞正静坐在桌前。
  张鸿达瞅了眼罗彩霞,愣了愣,接着便大大咧咧坐在了罗彩霞对面。
  罗彩霞斟满了两杯酒,望了眼张鸿达说:“张鸿达,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管怎样说,我都得感谢你,这第一杯酒咱们都喝吧,这杯酒喝了,咱以前的恩怨就成了以前的事,咱俩以后算是谁也都不是谁了。”
  两只酒杯轻轻一碰,两人都端起了酒杯。
  罗彩霞咽下了一口菜,接着给张鸿达斟满酒:“张鸿达,接下来我有几件事要求你,你如果答应一件,就喝一杯酒吧。”
  张鸿达有些吃惊地望着罗彩霞,张鸿达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罗彩霞瞟了眼张鸿达,笑了笑,说:“张鸿达,我希望离婚的事暂时不要让咱们的儿子晓晓知道,晓晓今年就要高考了,我怕这事影响晓晓的学习,你如果能办到,就喝了这杯酒吧。”
  张鸿达举起了酒杯,一杯酒很快就进了肚里。
  罗彩霞又斟满一杯酒说:“晓晓的爷爷有哮喘病和心脏病,我回老家后,我希望你雇个保姆来照顾,你有空多看望看望老人,如果你能做到,就喝吧。”
  一杯酒又进了张鸿达的肚里。罗彩霞接着说:“你弟弟身体有残疾你知道,你弟弟的两个儿子上大学的生活费这几年一直都是我寄,现在老大今年就要毕业了,老二正上大二,这是他们存折的账号,你记着每月月初给他们把生活费打到账号上。”
  张鸿达说“我记着”,接着又端起了酒杯。
  罗彩霞接着又说:“你外甥小军你知道,打架赌博这些年没有给你少惹事,我听说现在他和街道上的闲痞常在一起混,你姐姐去世得早,你这个做舅舅的得好好管管他,如果你现在不管的话,将来要是出了事,恐怕你想管也来不及了。”
  张鸿达没有吱声,但却伸手端起了酒杯。
  几杯酒下来,张鸿达的脑门上不知不觉已沁出了汗珠。
  罗彩霞给张鸿达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又斟满一杯酒说:“酒好是好,可世上再好的酒喝多了也会伤身,这跟钱一样,钱多了,有些人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俗话说酒是好东西但又不是好东西,以后酒你能不喝就不喝吧。张鸿达,这一杯酒,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鸿达将酒杯举在手间,还等着罗彩霞再说些啥。可罗彩霞说完这句话,看都不看张鸿达一眼,拿起桌上坤包,就朝包间外面走了出去。出了酒店,张鸿达向四处张望了片刻,罗彩霞早已不见了人影。张鸿达直愣愣地盯着酒店上方“千杯少”这三个隶书的烫金大字,心里一下空空落落的。
  张鸿达忽然觉得,这家酒店的名字,取得真他妈的好!

女孩先是一愣,但不久就爽快地说:“好的。”

男人是女孩的同事。

男人和女孩的办公桌挨着,两人在一间办公室里面对面办公。女孩刚来时,碰上工作上不懂的地方,常问男人。每一次,男人都讲得很仔细,也很耐心。有时候,碰上自己心中没底的事,女孩也让男人帮她出主意。虽然女孩来办公室的时间不长,但女孩能感觉出,男人的工作很出色,更重要的是,男人有一副好心肠。

如今,好心肠的男人似乎已经绝版。

图片 2

一天,门外走进一个漂亮、干练的女人找男人。男人介绍道:“这是我妻子,这是我们办公室新来的小林。”女人和男人说了几句话后,向女孩颔首点点头就走了。女人走后,女孩真诚地对男人说:“你好福气啊,找了这么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

男人淡淡一笑,说:“算是吧,我们是大学时的同学。”

女孩心里羡慕极了!女孩在大学时也有过一个男朋友,但是毕业时,两人分手了。

有一段时间,隔壁的局长有事没事地常来他们办公室,局长关切地问女孩这问女孩那,女孩感觉他们的领导挺有人情味的。但是有一天,局长走后,男人悄悄跟女孩说:“咱们局长什么都好,就是,就是对年轻女孩太那个了,小林你以后可要当心啊,以前就有几个女孩子吃过亏。”

女孩惊讶地睁大眼睛。

不久后,一天下班时,局长笑盈盈地走进他们办公室,对女孩说:“小林,今晚局里有个饭局,你能一起去吗?”

女孩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脸一下涨得通红。

一旁的男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女孩说:“小林,你弟弟打电话来说你爸病了,你还来得及去医院吗?”

女孩一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对局长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下班后要去医院呢。”

局长后来沉着脸走了。

女孩从此在内心里很感激男人……

男人的妻子出差了,男人正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那盆昙花已由阳台移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男人的家小小的,但女孩能感觉出,男人的家很温暖。

女孩还是第一次看到昙花,钢针般尖利的刺叶间,已探出一朵粉嘟嘟的花苞。

女孩感觉,男人挺浪漫挺有情调的,那么匆忙的日子里,还不忘欣赏昙花开放。

相关文章